战争年代的中秋节,他们这样过……

设计理论 采集侠 浏览

小编:中工新闻是国内主流新闻网站中工网旗下综合新闻资讯门户,也是中工网核心主频道,每天24小时为广大网民滚动报道国

  中秋假期已接近尾声

  你的中秋,咋过的?

  一块被区分好份数的月饼

  一大桌香喷喷的饭菜

  一个人员齐整的家

  ……

  这些伸手可得的幸福

  平凡而温暖

  琐碎又醉人

  但在战争年代

  对于前线将士来说

  “节日”二字,分外奢侈

  那些战场上的中秋节

  给很多老兵留下了不一样的记忆

  

战争年代的中秋节,他们这样过……

  敌人空投“团圆”传单

  

战争年代的中秋节,他们这样过……

  戴安澜全家合影(前排依次为:澄东、靖东、藩篱、复东)。

  抗日名将戴安澜之女戴藩篱

  1952年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

  奔赴朝鲜战场

  据她回忆

  在炮火连天的环境下

  大家都记不得哪天是中秋

  更谈不上聚在一起过节

  但敌人倒是记得我们的中秋节

  他们空投传单

  上面画着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的画面

  目的是勾起战士们的思乡情

  但敌人越是这样

  志愿军战士反而更加同仇敌忾

  中秋节打的济南,

  八月十五从此成了他生日

  

战争年代的中秋节,他们这样过……

  老兵王燕云

  1932年出生,1948年初入伍

  同年9月

  他作为华东野战军9纵26师78团一名战士

  参加济南战役

  当时王燕云所属部队为攻城东集团

  攻下燕翅山时

  二连所剩战士不足20人

  攻下燕翅山后

  二连炊事班用守军的白面

  给战士们做包子

  炊事班班长做了160多个包子

  送来时发现就剩下不到20个人了

  坐在地上大哭

  王燕云在团卫生队

  作战时他随部队冲锋

  战后再救治伤员

  轰炸机从头顶飞过

  重型炸弹落下来

  最近的一颗距他约5米远插入地中

  王燕云不记得自己出生的具体日期

  只记得是个冬天

  济南战役期间赶上了中秋节

  济南解放后

  连长对王燕云说

  “正好赶上过中秋

  你就把农历八月十五当生日吧”

  从那以后,每每过生日

  他都能想起解放济南的经历

  把自己不舍得吃的月饼,

  上交了

  

战争年代的中秋节,他们这样过……

  1950年冬,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黎民 摄影

  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

  老兵李相玉

  他对中秋节的记忆

  是那块舍不得吃的月饼

  他曾讲述这样一个故事

  1951年

  李相玉和战友们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过中秋

  当时团领导认为

  中秋节是全家团圆的传统佳节

  战士们一定会想家

  虽然不能回去

  但月饼一定得吃上

  于是,中秋节前几天

  团领导就命令司务长

  带车回安东拉月饼

  还特别嘱咐

  一定要买好一些的月饼

  三天后

  司务长拉回来一大车月饼

  虽然拉回来的月饼足有两吨多

  但全团有上千名官兵

  每人只分到4块月饼

  大家都舍不得吃

  有的吃了一块

  有的只咬了一口就放进挎包里

  打算等啃压缩饼干时

  再和月饼掺合着吃

  中秋节那天

  恰巧祖国慰问团

  上海分团的一个演出队

  前来慰问

  大家想着:

  祖国亲人们来了

  还正逢过节

  怎么也得让他们吃上月饼吧?!

  可是,月饼已经全部分到战士们手中

  想回国去拉,来回得三天时间

  根本来不及

  为了让到朝鲜来慰问的祖国亲人

  吃上月饼

  李相玉所在连120人

  交上来128块月饼

  其中有8名战士各交了两块

  128块月饼放在慰问团成员面前

  当得知这些月饼

  是战士交上来的时候

  他们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有的吃了一块

  有的咬了一口就走了

  饭后,李相玉所在连收到了50多块月饼

  连长指示:

  交两块月饼的那8个战士

  每人退一块月饼

  交一块月饼的,每人退半块

  如不够分,连里几个干部都不要

  对于和平年代的我们

  月饼早已不是稀罕物

  但对于当时战场上的他们来说

  一块小小的月饼

  包含着祖国人民与子弟兵之间

  浓浓的情谊

  在这个特殊的节日

  享受和平、团圆之时

  请别忘了那些

  曾浴血奋战的革命先辈

  正是因为他们那些

  无数“不完美”的中秋

  才有了我们今天的美好生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军网微信;参考资料:新华社、《济南时报》、《共产党员》等)

当前网址:http://www.gestaltmexico.com/experience/theory/2019/0930/1361.html

 
你可能喜欢的: